末世论


人总是需要信仰的
无论是对宗教 对人 甚至对一件物品
只要让心灵有一处避难所
但即使神圣的信仰也会有绝望的暗面
在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中 尤其是东正教
渗透出一种对死亡的敬拜
我期待逝者复活和来世生命
死者的下葬 只是埋下了未来肉体复活的种子
土壤只是我们与那个世界之间的联系


我现在只能依赖药物了让自己入睡
半片药竟然可以让我精神镇定
找到心灵的宁静
也许还要寻找一些幻觉
放上一首优美的提琴曲
琴弦的颤抖麻痹的全身
信仰也跟着一起睡着了
只剩下一地药片
有一天我会吞下所有的药片
嘘~不要打扰我永远的宁静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i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