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庸 (Francois Villon)诗选

Posted by 发条人偶 on 2003-07-06

[img]http://game.wuhan.net.cn/bbs/upload/files/pigmalion.jpg[/img]
[color=Beige]遗言(节选)

在我一生的第三十个年头.
我早已蒙受了一切耻辱……
我珍惜我青春的时光,
那时我比旁人更多地纵情玩乐,
直到暮年终于来访,
达晚年却对我隐瞒了动身的时刻。
我的韶华既不曾徒步而行,
也没有骑马而去:唉!怎么办?
我飞逝的韶光突然不见踪影,
竟没给我留下什么纪念。

青春逝去.我独自留下来,
缺乏知识,缺乏理性,
忧郁,慌张,比桑果更悲哀,
没有财产,没有年金。
说实话,我最微贱的亲友
都不认我,都不回头看我一眼,
连天职都抛之脑后,
只因为我没有几个钱……

唉!上帝啊,假如我读过书,
在我疯狂的青年时代,
献身于善良的风俗,
我会有个家,睡得畅快。
但怎么样呢?我竟逃避了学习,
像坏孩子的行为。
一提起这件往事,
我就禁不住心碎……

我的岁月在飘泊中消逝……
我再不害怕谁将我纠缠,
因为一切都归结于死亡。
和蔼的放荡之辈今在何方?
往日我曾经将他们追随,
他们口若悬河,纵情歌唱,
他们的言行是那么富于趣味!
他们全都与世长辞,
谁也不再在这人间逗留,
但愿上帝将幸存者拯救!

……我知道,神甫与俗子,
穷汉与富翁,平民与贵族,
智者与笨伯,吝啬鬼与慷慨之士,
美丈夫与丑八怪,无名小车与大人物,
卷起衣领的少瑞脑消金兽妇,
无论怎样的身份,
头上顶着瓦耀或挂着珍珠,
都毫无例外地躲不过死神。
且任帕里斯或埃菜娜失去影踪,
无论谁满怀着痛苦离开人间,
都无异于透过一口气,吹过一阵风:
他的辛酸从心头破裂消散,
只有上帝才知道他流过怎样的汗水!
没右谁减轻他的痛苦:
纵然是兄弟或姐妹
也不愿代替一个孩子进入坟墓。

死亡使他吓得脸色发白,不断战栗
低下头,拉紧血管,
缩起脖子,肌肉变得软弱无力,‘
关节与神经都扩大伸展。
女性的肉体啊,你是如此柔软。
光滑而细嫩,如此宝贵,
你不需要等待这些痛苦的熬煎?
这可是活生生地向天国远走高飞。

回旋诗

……当我将坟场上
所堆积的骷髅细看,
所有这些死者至少是诉状
审理庭的法官,
或者是提篮叫卖的小贩:
我可以让它们互相代替;
因为从主教与路灯看守之间,
我看不出有什么差异。

这些死者生前有的人
卑微,有的人骄倨,
有的人贵为天子至尊,
有的人沦为奴仆,充满恐惧,
我从这里看到大家共同的结局,
只见他们乱糟糟地挤成一团。
他们的领地已被人夺去;
教士或主子都无从分辨。

如今他们离开了人间.上帝守着亡魂!
至于肉体,他们已经腐烂。
无论他们曾是贵妇或贵人,
养尊处优,恣意寻欢,
吃尽乳油、麦糊或米饭,
他们的尸骨都化为尘土,
他们的欢声笑语都烟消云散。
但愿乍慈的耶稣将他们宽恕!……

绞刑犯谣曲

在我们之后存世的人类兄弟,
请不要对我们铁石心肠,
只要我们受到你们怜惜,
上帝就会提前对你们恩赏。
你们看到我们五六个紧相傍:
我们的皮肉,曾保养得多鲜活
早就被吃光和烂掉剥落,
我们的骨头成了灰烬和齑粉。
没有人嘲笑我们的罪恶;
请祈求上帝,让大家宽恕我们!

我们兄弟般呼喊你们,你们对此
不要不理,尽管我们被判上了法场
一命归阴。但你们深知
凡是人理智都要热狂;
请原谅我们,既然我们已死亡,
来到圣母玛丽亚之子面前悔过,
但愿他的恩泽不要所剩不多,
让我们免受可怕雷霆的劈分。
我们已经离世,不受心灵折磨;
请祈求上帝,让大家宽恕我们!

雨水将我们淋得湿透和冲洗,
晒干和晒黑我们的是太阳;
喜鹊、乌鸦啄去我们的眼珠子,
把胡须和眉毛也都拔光。
我们任何时候都在摇晃;
风向忽东忽西,随意变化交错,
不停地把我们吹得忽右忽左,
乌啄食我们就像戳顶针。
因此,不要加入我们一伙,
请祈求上帝,让大家宽恕我们!

圣子耶稣,我们都受他掌握,
你不要让地狱成为我们安身之所,
我们不需要它.也不用对它报恩。
人们啊,决不要对此加以奚落;
请祈求上帝,让大家宽恕我们!
[/color]

[color=Pink]法莫道不消魂国如此浪漫的国家也会有这样徘徊在坟场的诗人
真是让我对法莫道不消魂国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colo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