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5

鬼兰

生活中充满了像鬼兰一样的事物 美好的令人幻想,轻易便会爱上 有一点迷人,又难以掌握 忽然的消失无踪 幽雅模糊的轮廓 在脑海中肆意绽放

Posted in is | 2 Comments

我终于还是离开了北京

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城市 阴郁的风景 这里接纳所有的灵魂 世间的爱 欣然接受  我在一个墙角找到了她 嘈杂的街市内 唯有她心境凝神       终于离开了北京。选择了2月14号,这个一年中对我来说最没有意义的日子。让飞机拉开肉体与痛苦的距离,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忘记一切,这是一次超度。我很高兴能够离开这里,一个城市如果生活的太久就没有新鲜感,整个人都会变的萎靡。所有的故事都写在一页里,其他都是空白,这一生太遗憾了。      上海在下雨,心情也开始慢慢潮湿,难道这也会是一个悲伤的城市。沿街的风景笼罩着一层灰色,那些古老的建筑平静的站着。在那个遥远的,熟悉的城市里,几乎没人知道我走了,没人会想我,也许时间久了我会像泡沫一样在人们心中消失。今天是情人节,第22个单身情人节,没有过甜蜜的人,就不会羡慕。      耳边的一首歌 和这风景融合在一起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This isn''t where we intended to be We had it all, you believed in me I believed in you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s | 5 Comments

离家出走

     我离家出走了,呵呵,这词像是初中孩子用的,不过事实如此。什么都没拿,除了一本书和我的日记,突然觉得很轻松。天空飘着雪,很冷,但对我来说已经不是那种痛澈心底的寒冷,街上的人们缩成一团,向某个目标滚着。我没什么方向,也不想有方向,只是双腿运动着,近乎一种机械式的运动。家人和朋友在着急,也许吧,不在乎了。雪花爬在头发上,然后慢慢的融化,这需要一些耐心观察,反正我现在有的是时间。路越走越黑了,寒冷穿透了皮肤,可我很开心。到了一家网吧,进屋的时候就看见一位大叔在唱歌,唱的如此的投入,边上坐的CS脸上有点抽搐,能体会他有多痛苦。我就坐在CS的右边,那位大叔唱的兴致正高,谁也不好意思打断他,算了,还是委屈自己的耳朵吧。在网吧我总是不知所措,开了Q,丹一直在说让我回家。其实我就是想自己安静一会,和几个朋友聊聊天,他们没说什么,估计还没回过神来。离家出走这词估计在80年代后的字典里没有。今天6号了,马上就要过年了,然后是情人节,元宵节,三八妇女节,当然还有我正在溃烂的22岁生日。觉得自己很老了,老的没有寄托没有希望没有牵挂了,身体的每一个器官也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出现问题,这算是一种现代衰弱症吗?痉挛的激情和过度亢奋的敏感。突然很想听一张专集,是前几天从 NosferaTu 那里下到的Umbra,妈妈说这是地狱的靡靡之音,谢谢NosferaTu 总是会给我们带来惊喜。网吧的空气实在很糟,填满我们被污染的气管。我轻咳了几下,边上的CS吓了一跳,看来他今天受的刺激已经很大了。视频里的我有点恐怖,刚把头发染成了纯黑色,脸色不太好,像一张褪了色的照片。算了,没心情写下去了。现在很想念我的宠物们,还有我书架上新买的几本书,也许带上它们我会走的更远。 (2005-02-05 02:49:03)      预感 我还告诉你,你最好乖一点,最好合作一点,我不会亏了你的。你要是不可人疼,那我就看看你能带着什么财富离开 这是威胁吗 呵 苍白的语言就像你苍白的爱情一样 让我觉得索然无味

Posted in is | 2 Comments

在黑暗中伴随我

GOTHICA "The Cliff of Suicide"http://music.gothic.org.ru/video/gothica-the_cliff_of_suicide.mpg LA FLOA MALDITA "Seek for You"http://music.gothic.org.ru/video/la_floa_maldita-seek_for_you.mpg LACRIMOSA "Durch Nacht und Flut" http://music.gothic.org.ru/video/lacrimosa-durch_nacht_und_flut.mpg   TNT ART "Rage EP"http://music.gothic.ru/mp3/tnt_art-rage.mp3     CAPRICE "Elvenmusic"http://music.gothic.ru/mp3/caprice-of_amroth_and_nimrodel.mp3   DVAR "Roah"http://music.gothic.org.ru/mp3/dvar-ha_tannah.mp3   CAPRICE "The Evening Of Iluvatar''s Children (Elvenmusic 2)"http://music.gothic.org.ru/mp3/caprice-of_beren_and_luthien.mp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s | Leave a comment

复古.流苏.蕾丝.黑色.紫色.奢华.颓废.怪诞.可爱.神秘...Anna sui

生活背景:   和许多大师级的人物一样,她在童年时期就显露出了非凡的设计天分,她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是为自己的娃娃和邻居孩子的娃娃设计服装,为它们打扮。她的设计天分可能来自于母亲的艺术基因的遗传,她的母亲曾在巴黎读过艺术专业。在最初的阶段,ANNA SUI有一本剪贴簿,里面贴着自己的“大作”,她还称之为“天才档案”。   这个小女孩后来进入美国著名的帕森设计学院就读,在那里找到了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这就是史蒂夫(Steven Meisel),两人的合作对ANNA SUI的发展是非常关键的因素。   留着童花头、圆圆脸、黑发、笑容可鞠的ANNA SUI外表是颇有东方感的,但是美国的生活背景却使她骨子里面已经非常国际化了,这从她特立独行的性格中可以看出来,也从她的设计作品中表现出来。   设计生涯:   她的设计生涯的真正起始点应该说是在设计学院学习的时候,谈到当时的感受时,她说:“我在做一些我孩提时代想穿的那种衣服。生长在底特律,得到的东西是有限的,我总在试图重新捕捉小时候从杂志上看到一些肖像时的那种兴奋感,这种感觉激发了我无穷的创造力。”在正式推出自己的系列之前,她作为一个自由的设计师,也作为一个配合摄影师的风格造型师,为时尚媒体提供自己的新颖创意,这段时间虽然还是默默无名的,但是积累了大量的工作经验,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ANNA SUI推出自己的第一个系列,只有6件作品,但是立刻就有订单跟进。她的风格非常务实,在真正举办自己的发布会之前,她对市场已经了如指掌,也有相当程度的商业敏感度,所以,她的风格虽然非常前卫,但是商业运作的部分却是一点也不马虎的。   第一次个人时装发布会是在1991年推出的,有浓烈的嬉皮风格。1992年,她就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只不过2年以后,她就获得了纽约设计师协会颁发的佩里·艾力斯奖。   现在,ANNA SUI已经拥有服装、服饰配件、化妆品、香水、家居用品等系列产品,并在世界的许多地方有专卖店。她非常注重对亚洲市场的开拓,事实证明,在亚洲她的影响力也非常深刻。   设计风格:   基本上,她的设计风格是让你第一眼就被抓住的。她总结自己的设计理念是“略带幽默、摇滚风格、反怀旧感觉”。事实上,她非常喜欢用旧旧的东西经过重新处理来得到新鲜的观感。色彩的搭配出人意料,丰富,有奇异的和谐;基本的款式轻巧、简洁,但是并不喜欢极简主义。她的作品注重细节,喜欢装饰。她的牛仔裤就是招牌特征之一,绣花、缀钻石等等,充满了街头感觉的同时也保留了一点高贵的影子。   就像前面提到过的,她的服装虽然前卫,可是她的主导思想仍是强调可穿性和市场感的。在每一季时装发布会之前,ANNA SUI总是进行全面彻底的市场调查,以便了解现时市场最关注和最热衷的东西。因此,她的设计总能保持一种激情和活力。   ANNA SUI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设计师,她喜欢用自己的眼光来判定对时尚的取舍。比如她非常喜欢用比较便宜的面料做出让许多人都能够接受的服装,再比如她的香水系列有相当惊人的拥护者。设计师要成功,必须有自己的个性,这个定律被无数次地证明了,这次也没有例外。在推出自己的香水的时候,她说:我从来就没有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香水,所以,我只好自己设计一款了。她的自信和个性由此可见一斑。   ANNA SUI年表:   1955年 8月4日生于美国密歇根州。   1973年 1990年 从美国Parson's设计学院毕业后,为摄影师史蒂文·密歇尔工作。职业是自由设计师和造型师。   1983年 在美国纽约建立自己的时装公司。   1991年 在纽约举办第一次发布会,系列的感觉是“嬉皮风格”   1992年 在纽约开设专卖店,发布男士系列。   1995年 用自己的二线品牌“Sui”打入欧洲市场。   1998年 香水“ANNA Sui”问世。   ANNA SUI彩妆的特色:   ANNASUI彩妆既时尚又复古,给人以神秘和魔幻的感觉;包装既俏丽又精美,犹如古代漆器,具有收藏价值;质地与彩妆双效并用。所用产品都具有蔷薇花的花香。 所有彩妆都含有 葡萄种子精油:含VE,能保持肌肤柔滑; 葡萄叶子精油:含氨基酸和糖分,可保持肌肤滋润柔细; 橄榄精油:可防止皮肤干涩; 桑葚精油:含Vc,可淡化色斑,带给皮肤额外滋润。 ANN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i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