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6

如果我换一张脸来爱你

《时间》是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的新作,并被选为第41届卡罗维发利电影节开帘卷西风幕影片。导演希望通过此片探讨爱情如何可以抵挡时光的流逝,并且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是否凭借外表的改变就可以让爱情经历时间的磨砺而不褪色呢? 《时间》的故事其实很简单——女主角在和男友相恋多年后,因为害怕男人已经厌倦了这段感情而选择离开。女主角甚至以整容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彻底改变自己的面容,半年后以全新的样貌和身份出现在男友面前。在反复的试探之后,女主角却发现,原来男友依然深爱着原来的自己。 有一天男主角终于了解到事情的真莫道不消魂相,他感觉受到了欺骗和玩弄,为了报复他决定也去做整容手术,让女主角去茫茫人海中寻找面目全非的他。 在极端的爱与恨背后,在伤感与无奈背后,导演除了探讨时间流逝与爱情的关系,还希望借助电影《时间》进一步剖析整容手术这一日益普遍的现象对韩国社会的深远影响。 金基德:我希望能通过这部影片反映出整容手术如何对一段情感关系造成影响。因为在韩国整容已经形成了一项庞大的产业,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希望借助整容变成另外一副样子,而不再是他自己,在美国等其他一些国家也是如此,我觉得对此不能再保持沉默。 世喜和智宇是一对相恋两年的爱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两人早已没有了热恋时候的甜蜜和火热,心事重重的世喜渐渐发觉智宇不再像以前一样,能够关切到自己身上任何的细微变化,她意识到,自己正在老去,情感是无法和时间对抗的,爱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化,这让世喜越来越感到不安。她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了智宇…… 半年后,独身一人的智宇遇到了一个女孩,这个人身上处处散发着世喜的味道,迷茫的智宇开始与她交往,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甜蜜的记忆被唤醒,也让智宇陷入了无尽的思念中,眼前这个女孩虽然比起世喜要漂亮许多,但他的爱与世喜的容貌早已融为一体,她坦白了一切,自己无法忘却昔日的爱人,女孩彷徨的看着他,无奈中却带着狂喜,因为她就是觉得配不上智宇而去整容的世喜,然而时间的无情已经腐蚀了智育冰冷的心,他要的,是曾经的世喜…… 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又名: Das Parfum - Die Geschichte eines Mörders / 香水 / 杀手故事 这是根据著名小说改编的 这将是最完美的香水。 以少女的绝妙体香为基底,含苞待放的芬芳为主干, 他将用这瓶香水,把她们的美永永远远地收藏…… 一个从出生身上就完全没有味道的男子葛奴乙,却是个嗅觉天才,他能制造出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杰出香水,这些香水的制作方式和一般的并无不同,唯一差别之处,是他所使用原料—处半夜凉初透女的体香,只要是葛奴乙挑选中的女子,他便不计一切代价将她杀害,将新鲜的尸体身上的香味用来作成香水的材料,让这个香味永远只专属他一个人……。 电影正片的开场,伴着画外音,镜头摇晃似乎走路的人的视线--1744年,法莫道不消魂国。肮脏杂乱的菜市场;一个男人将一筐鱼倒下,和一个同样浑身腥臭,湿头发披脸前的女人说了一番话就离开了(很多台词没有听懂--)。 片刻之后,这个女人突然表情痛苦,镜头转向她圆突的肚子。她倒在地上,使劲,然后伴着哗啦一阵水声,她用杀鱼刀剪断自己这部分脐带,踢开婴孩--这就算生产完毕。有人前来,她吃力站起来,神情虚弱恍然,然而却真的似乎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 那个婴孩躺在鱼堆上,肚子上的脐带,浑身的残血,让人看了可怕。他闭着眼,但是小鼻子抽动。四周的一切气味,鱼腥味,狗味,垃圾味……刺激着他天生无比灵敏的嗅觉。约一分钟之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发出哭声。 人们开始寻找声源,通过鱼摊掩布的缝隙看到了这个才出生的婴孩,于是寻找孩子的母亲。然后镜头便是正要逃跑的母亲被逮住,下一幕便是上了绞刑台。 这是第一个因为他而死的人。第一个遗弃他的人。他的母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刻遗弃他。 不知道他吃什么度过生命最初那段时间。他竟然这样活了下来。他叫Jean-Baptiste Grenouille。 在襁褓里被送去孤儿院,刚到的夜里占了一个男孩半张床。这个男孩和其他几个孤儿打算闷死他。 --不晓得为什么这些孩子这样,难道只因为他会分他们的食物?他们自己也是孤儿啊。因为没有得到足够的食物和爱,所以也变得残忍?怎么让我想起那些自己刚出国时候受了苦现在也不愿意举手之劳帮新人的人。 他的哭声吵醒了孤儿院太太,救了他,也让那些孩子吃了棒子。 可以想象他慢慢长大,都是不受其他孩子欢迎的,于是他很大了才开口说话。而灵敏的鼻子早已让他和任何人不一样。他总是用力吸气,闻着各种新鲜的气味。也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学语言背单词--用嗅觉。他甚至可以闻到很远以外池塘里的青蛙卵。 他把树枝,树叶,苹果放在一起闻,背后飞来一个果子,他闻到所以躲开,不知道那个砸果子的孩子会不会被吓到。他甚至闻死老鼠,闻到里面的蛔虫。 再大些,他被卖去码头(?)当劳工。孤儿院太太和工头讲价,成交,回走,被抢钱的人杀死在几步之外的门口。这是第二个遗弃他然后马上死去的人。 Grenouille在码头干活,突然有天工头让他一起到巴黎市区送货。这一行,大开“鼻界”。各种各样新鲜的气味在城市中间向他飘来。他在香水店外隔窗闻了很久。店里生意兴荣,调香师在太太小姐面前晃动香水瓶,飘动滴着香水的手帕,她们则一片痴迷神情。尤其那蓝色瓶子里的香水,更是迷惑众人。 突然一股特殊的气味吸引了他,他寻香而去,跟踪一个红发少女的背影走过了几条街。他从未闻过这种香味。少女和她那篮柳橙(?)。 少女转身,被吓掉,然后还是给了他第一份爱--以为他想吃橙,伸手递给他两个--这个善良的女孩,片刻前曾同样送给街边乞丐老太两个橙。 他说不出一个字,也没有接橙,却是捧住女孩的手,死命闻。女孩吓到,抽手转身逃走。而他那超能的嗅觉,哪怕跑了几里也能够寻找。 他找到她,从背后出现,继续闻女孩的背。女孩回头,吓了要叫,正好有人经过,他堵住她的嘴,拖到边上。人走远,他松开手,她却已经永远断气。 第三个因为他而死的人。第一个他杀的女孩。但是是误杀。 他愣住,我想那一刻他没有太多想法。既没有害怕,也没有伤心,他一时还没有接受现实。他舍不得那个充满神奇香味的身体。最终他解开她的衣服,嗅遍她全身,很用劲地嗅。最后,尸体冷却,香味不再,他开始不安。 回去工头那里,挨了一阵打。而那晚,他一直没有睡,他在思考。回味那少女的气味,思考不再存在的气味如何复制。 香水店全景,镜头从窗口推进。没有一个客人,老板兼调香师在内打瞌睡。当年年轻有为的调香师已经江兰才尽,没有灵感,甚至嗅不出那蓝色瓶子里香水的配方。房子时不时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般震动一下。 一天夜里,Grenouille送一批皮料去香水店。进店开始直到地下室,他的鼻子第一时间闻过所有气味,辨认和记忆更在瞬间完成。 他和老板说什么我没有听懂,后来便是他说他可以马上配出一种香味,争执之后,老板终于同意他试,只同意配一小瓶。他不认识那些瓶子里东西的名字,但是了解气味。很快,他配好,老板又惊又怒,他说他没有完,又加又配,然后说那才是出色的香水。老板闻也不闻赶他出门,但是同意考虑收他。 第二天,老板把他从工头那里买回。那个工头开心地拿着钱,却在桥上失足落水。第四个因为他而死的人。也是第三个遗弃他的人。 … Continue reading »

Categories: Love | 3 Comments

beck - loser

beck - loserin the time of chimpanzees i was a monkey, butane in my veins so i'm out to get the junkie with the plastic eyeballs, spraypaint the vegetables, dog food stalls with the beefcake pantyhose, kill the headlights and put it in neutral, stockcar flaming with a loser in the cruise control, baby's in … Continue reading »

Categories: Love | Leave a comment

祭奠逝去的那些阴漓岁月

我似乎已经从那片阴漓的森林中走出了 可心中并没有喜悦 在逝去的那段没有阳光的日子里 我的哀伤 我的寂寞 我的痛苦 已经深深刺进身体里 面对明亮的世界 面对你温暖的拥抱 我退缩了 随着悠扬的琴声 在你的呼吸间消逝

Categories: Love | 3 Comments

M&F

男人说"我爱你"只能代表他此时此刻的感受 而女人会为它思守终生

Categories: Love | 3 Comments

抖搂抖搂

破烂大接密 谁的包 比我的还乱 亲 送我的礼物 一周年

Categories: Love | 1 Comment